欢迎访问北京当代友好书画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专业艺术推广平台

艺术评论
    用艺术解读世界的记忆与梦想 ——2015•第六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国际研讨会综述

    用艺术解读世界的记忆与梦想 ——2015•第六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国际研讨会综述

    第六届北京双年展组委会

     

      以“记忆与梦想”为主题的“第六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国际学术研讨会”于9月25日在北京国际饭店隆重举行。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亲临会场并致辞。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名誉主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邵大箴先生担任研讨会总主持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陶勤、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王镛、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张晓凌、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丁宁担任分场主持人,会议邀请了尚辉、彼得·希尔斯、郑工、盖里·斯特恩、张敢等20余位理论家和艺术家围绕“记忆与梦想”这一命题做了主题演讲。专家们各抒己见,并就当代艺术、艺术生产语境、多元文化、双年展机制等相关问题进行了广泛交流和深入探讨。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艺术机构、媒体200余人出席、聆听了研讨会。

           邵大箴首先通告本届双年展在投稿数量和参展国家数量方面均创下新高,在坚持以当代形态的绘画和雕塑作为主要展览形式的同时,也开始适当吸纳一些装置、影像、综合材料等新媒体艺术作品,很好地体现了“绘画和雕塑的当代性延伸”这一办展宗旨。特展的参与热情也超过往届,共有东南亚、加拿大等6个当代艺术特展。不仅是数量,作品的艺术水准较之往届又有提高,参与主题创作的艺术家水准稳步上升,而且很多国家的艺术家参与度也在加大,作品的主题性都很强。有很多年轻艺术家在诠释“记忆与梦想”展览主题的同时,也展现了他们不同寻常的艺术探索、艺术视角,以及继承、发扬传统艺术形式的可能性。此外,邵大箴征引国外媒体、艺术家等人对北京双年展的评价,各方人士都一致地认为:经典艺术形式不应由于新媒体艺术的出现而衰落。中国为世界提供了一个支点,倾斜于欧美的全球当代艺术,将渐渐由于中国的介入而改变格局。因此,北京双年展的策展思路,未来将大有可为。

    随后,刘大为主席向与会艺术家、理论家的光临表示热烈欢迎,并简要介绍了本届双年展的参展情况,对学术主题进行了深入解读。他指出,本届主题设定为“记忆与梦想”,这是一个相对没有局限性,同时又更容易传达当代性的展览主题,在世界范围内激发当代美术家在绘画和雕塑方面的创作潜能,为观众呈现涵盖五大洲的当代绘画与雕塑图卷。记忆与梦想无论是对于个人还是对于集体,乃至国家、民族都十分珍贵。人类文明因记忆而延续,因梦想而前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而艺术家是卓越的追梦人,作为人类精神行为的艺术活动,注定要在记忆、现实和梦想间穿梭。梦想是人类美好的理想,是消弭灾难的希望,是追求幸福的憧憬,是不懈奋斗的目标。当艺术家用艺术来表现梦想,她就将变成一种充满创造力和感染力的精神指向和崇高境界。当前,中国正在共同筑造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这个伟大的梦想彰显了开放包容的精神,它不仅寓意中国人民的和谐幸福,同时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倡导与世界分享中国取得的成就和对美好愿景的追寻。他引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管国际间非政府组织代表官员西奥巴尔德女士的评价:北京双年展以她令人惊叹的多姿多彩和高超的作品水平,展示了中国当代艺术的面貌,也为国际艺术交流提供了广阔的平台。刘大为认为,北京双年展对视觉艺术在文化多样性、互相理解和文化间对话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其主题也同“中国梦”形成了绝佳呼应。

    一、前行中的艺术中国

    中国美协《美术》杂志执行主编尚辉以《以造型艺术为主体的中国当代美术》为题,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后现代社会通过各种网络信息所生成的图像消费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改写了既有的艺术定义,几乎整个当代世界的艺术生产与消费也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不过,和当下国际最流行的行为、装置、观念和影像等这些新媒体生成的当代艺术不同,中国虽不乏那些积极参与到各种国际性双年展的当代艺术家与当代艺术作品,但中国本土的美术教育、美术创作与美术观念的主体,依然崇尚和坚守中国画、油画、版画、水彩、漆画、陶艺和雕塑等这些造型艺术。通过对中国传统经典作品和全国美展获奖作品进行比较研究,一方面表明了东方人对于艺术理念持有的某种独特而恒定的认知,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中国艺术家在图像时代对于造型艺术富有智慧的创造与发展。尚辉随后通过三个论点阐述主题,首先是中国美术家从来没有认为“架上艺术终结了”,也从来没有失去对架上艺术可持续性发展的信心。其二,现代视觉文化与当代艺术观念赋予造型艺术现当代特质。其三,促进造型艺术现代性与当代性转向的根本动力,来自于艺术对于现实社会与人类精神心理的人文主义关怀。中国美术家特别敬重并善于学习人类社会已有的一切优秀艺术传统。因而,中国美术的现代性与当代性也具有中国文化独特的面貌。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郑工的演讲题目为《中国当代实验性艺术》,他回溯了自1985年以来,中国当代实验性艺术在三十年发展过程中所涌现出的具有标志性的作品以及伴生的思潮,鲜明地指出,中国当代实验性艺术有一个根本的转变,就是从社会现实批判转向语言的变革实现,学术性、文化自觉得以增强,尤其在中国性问题上有了更为深入的思考。相对于架上艺术,当代的实验性艺术更关注非架上的媒介形式,如装置、影像、行为或网络等新媒介,在语言变革实践上实现全方位的突破,寻求各种表达的可能性,问题意识十分突出。毫无疑问,中国的当代实验性艺术受到了西方当代艺术的启发,有许多借鉴之处,但最重要的一点,它突出了中国问题,注重中国文化的元素,强调中国叙事,表达艺术家的现实关怀,其思想敏锐,充满智慧,同时也触动人们的思考,既具有观念性也具有视觉的感受力,尤其善于阐释各种空间关系,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张敢在《中国当代艺术的西方渊源》发言中较系统地梳理了20世纪以来中国接受西方美术影响的历史。他提到,中国对西方艺术的学习始于20世纪初。由于社会、政治与美学观念的原因,中国选择了以徐悲鸿为代表的学院派写实艺术,而非以林风眠为代表的现代主义风格。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受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艺术的影响,确立了现实主义艺术在中国的主导地位。20世纪7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西方现代主义涌入中国,中国艺术家开始接受各种现代主义风格。中国当代艺术经历了从题材变革,到形式革命,再到观念探索,最后到逐渐形成艺术语言的自觉与独立的过程。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西方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乃至当代艺术对于中国当代艺术观念起过非常重要的作用。

      来自中国台湾的吴刚毅曾在中央美术学院获得美术史博士学位,他在《“中国风”的再创造与世界化——兼论“中国梦”的世界艺术对话》开门见山地谈到,“愈具民族性就愈具世界性”是长期以来经常受到引用的一个论点,它的理论是正确的,因此“民族性”往往成为复兴文化的大旗。然而在艺术的领域中,“民族性”一词似乎显得太宽泛、太笼统,因此笔者认为应该用“中国风”来明确属于艺术领域中的民族性元素。随后,他又建设性地提出,要开创中国艺术的新纪元,再创“中国风”并使之世界化,第一、多元吸收外来文化,并加以融合;第二、文化深耕与发扬。中国传统的文化并非陈旧或过时,它其实更需要彻底发扬,我们不仅要在自己民族内复兴,更要推广介绍到世界各地。第三、将中国风的民族传统文化纵向继承并与世界艺术文化横向引进有机地汇聚在焦点上,再由此焦点向外辐射发展。(节选)


    上一篇:从第五届全国青年美展看创作的趋向与缺失    下一篇:扎根人民生活 推动美术创新 ——“深入生

版权所有:北京当代友好书画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6059311号

主       办:北京当代友好书画院   

地       址 :北京市南三环中路111号文化产业园A区3栋3层

电       话:010-88215016  88226209   

传       真:010-88226209

邮       箱:bjddshy@126.com